弃风弃光,发电企业为何从来不起诉电网

发布时间:2018-04-16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量:580

  可再生能源的第一起和第二起有关“弃风弃光”的民事公益诉讼即将开庭。

  国网甘肃电力公司和宁夏电力公司没有按照《可再生能源法》规定对其省内的风电和光伏发电进行全额收购,2016年8月被环保组织自然之友诉至法院,要求其依法全额收购;此外还应承担此前因“弃风弃光”后由煤炭发电替代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失费用等数亿元。

  这两个案件分别于2017年6月14日和2018年1月在兰州市中院和银川市中院立案,开庭时间待定。4月10日,宁夏弃风弃光案件开了庭前见面会。

  《可再生能源法》出台至今13年里,可再生能源行业有两起有关“弃风弃光”的民事公益诉讼,但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民事私益诉讼。

  “弃风弃光”并非新问题,2000年就开始出现,2011年开始大规模爆发。

  以弃风为例,2011年全国弃风电量达123亿千瓦时,弃风率约为16%,此后愈演愈烈。过去8年间,全国累计弃风电量达到2000亿千瓦时,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元以上。

  除了电价补贴这一长盛不衰的话题,弃风弃光是可再生能源行业大会小会必(tu)谈(cao)的议题。再加上弃水,“三弃”已成为可再生能源和电力行业的心腹之疾。

  面对这么大面积、长时间的严重“三弃”,主管官员、发电企业、设备企业、电网企业、相关协会、能源智库、环保人士、媒体都爱吐槽,吐槽到让听众觉得无力、乏味、厌烦甚至骂娘。

  但为什么吐槽了这么多年,却从未有勇士,尤其是利益最大受损方发电企业站出来,依法提起诉讼,要求电网公司履行《可再生能源法》和相关文件中明确规定的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收购的主体责任呢?

  也许有人会说,有人曾经站出来过。确实,2016年3月底,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针对云南、新疆和甘肃等有关能源主管部门提起申请信息公开,当时被媒体称为可再生能源行业首个集体维权案例。

  但是,现在看来,当时的所谓集体维权只是对信息公开的舆论造势,有点夸大其词。这个案例在新闻发布会之后并无下文对外公开,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并无实质性推动作用。

  当然,“三弃”是一果多因,是地方政府投资冲动、行业规划不当、电网建设滞后和市场交易障碍等多种原因造成的,但是法律上并不复杂。

  按照《可再生能源法》规定,电网企业未按照规定完成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,造成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经济损失的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从法理上来讲,弃风弃光的诉讼最适合私益诉讼而不是公益诉讼,因为发电企业证明自己的经济损失不难,而自然之友要证明环境公共利益损害并不容易。

  但是从来没有一家可再生能源企业提起诉讼,也没有一家电网下属的电力公司因此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那么,到底是因为发电企业对此麻木了,不相信诉讼能解决实际问题,还是因为“三弃”被夸大,实际经济损失具体到大多数企业头上都在可承受范围内呢?

  可能是两种原因的结果。这是一个闷声赚大钱的行业,也是一个没有多少公益心的冷漠行业。

  我问了不少业内朋友,自然之友因为弃风弃光诉国网公司的新闻,并无多少发电企业在朋友圈转发或者为之鼓与呼。(【无所不能 文|张无忌】)

新闻搜索

本网站是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政府公益性网站,因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来邮、来电告知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主办单位: 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

承办单位: 河南中小在线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豫ICP备10201803号-5

联系方式:0371-65749597 电子邮箱:65749597@163.com

豫公网安备 41010702002434号